2019增值稅稅率下調 對工作服變化

      那么增值稅大降!哪些企業將受益?與去年的做法一樣,包括制造業在內的現行增值稅稅率為16%的行業,均降至13%,現行增值稅稅率為10%的行業,均降至9%。這是確定無疑的普惠制大力度減稅。 

棉花進口成本將降低

      棉花進口增值稅將從現行的10%下調1個百分點至9%,進口成本將隨之下降。從紡織行業的角度來看,農產品和工業產品的增值稅稅率不同,農產品增值稅從10%降到9%,工業產品的稅率從16%降到13%。棉花方面,它屬于農產品,而滌短和粘短屬于工業產品,這意味著棉花的競爭產品(滌短和粘短)的稅率將高于棉花。因此,棉花的需求可能會受到滌短和粘短競爭力增強的影響。
 

     棉花無論國內交易還是進出口交易,其利差點只有1%,也就是150-160/噸的操作空間。而下游工業品(如棉紗)的總減稅幅度為6%,增值稅的削減將在短期內給企業帶來更多的利潤,或者企業將擁有更大的議價能力。
 

    我們以4月份進出口貨物關稅匯率6.7101計,取70-150美分/磅進口棉價格區間進行分別計算可以得出,在新的增值稅率之下,理論棉花進口成本最少可降低100/噸左右。
 

對外貿出口退稅有何影響?
 

      從中長期來看,稅收和收費減少了幾乎所有企業的成本,中國的商品更具競爭力,其中包括中國的紡織品服裝出口。
 

      現行增值稅出口退稅率為16%、13%、10%、6%0,共五檔。參照去年的做法,預計(注意:是預計,具體以財政部和稅務總局出臺的正式文件為準——編者注)今年調整為13%、10%、9%、6%0,仍為五檔。
 

      政策的調整,對出口企業有什么影響?征稅率與退稅率一致,且均下降三個或一個百分點的情形:雖然這種情形增值稅稅率下降前后都是征多少退多少,實行徹底退稅,但由于征稅率的下降,相應減少了企業的資金占用,對出口企業的影響中性略偏多。
 

     征稅率下降而退稅率不下降的情形:這種情形提高了征退稅比率,對出口企業是有利的。征稅率與退稅率的下降,對出口貨物的購銷價格可能會帶來一定的影響,特別是對出口企業自身議價能力較弱的貨物,要早做相應的準備,采取相應的對策;對長貿合同,需主動與外商協商,以取得其理解和支持。
 

     綜上所述,此次國務院擬大幅降低增值稅稅率,除個別征稅率和退稅率均為6%,以及少數出口不退稅和免稅的出口貨物勞務,出口企業不受其影響外,總體而言對出口企業影響是正面的,有利的。
 

棉紡企業將有機可乘
 

     即將執行的減稅給下游織造環節以3-6個點的套利空間,投機庫存短期需求增加,預計減稅優勢極限1個半月。對于大多數內地棉紡廠來說,41日之后銷售棉紗有利,而在新疆,41日前購買棉花并在41日后銷售棉紗是最有利的。對于下游的織物工廠是一樣的,如果在41日前購買棉紗,在41日后銷售坯布,就可以享受13%的增值稅和16%的進項稅減免。
 

     國內交易最好理解,銷項稅率月低、進項稅率越高,則繳納的稅款越少。通過各環節增值稅扣繳劃分,減稅之前采購原料、之后銷售成品會產生套利空間。軋花廠基本結束籽棉采購,本年度其進項稅率基本固定為10%,當前尚且有皮棉的企業在減稅之后銷售開票能增加利潤;內地紡企因多地政府已經修正高征低扣,其進項稅的抵扣稅率改變時間與銷項稅率上報時點一致,而非開票時間(除此之外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微調政策);其他環節,都是減稅之前采購原料、減稅之后銷售成品短期利差最大。
 

     在沒有外部刺激的情況下,中國紡織市場繼續處于寬松的供應和成本支持時期,市場主要以需求為主。目前,通過減稅,下游部門特別是紡織、印染行業的短期利潤增長??傮w看,降稅前備原料、減稅后銷售的做法最有利,但做庫存有資金成本和倉儲成本,時間長了會覆蓋減稅帶來的好處。

 

無標題文檔 华人捕鱼